□□本报记者简承渊

□□本报记者简承渊

近日,山东省临邑县德平镇富民合作社的理事长魏德东正在院子里和镇上的十几个种粮大户开“同盟会”,会议的主题是商量再过几天大伙儿的玉米收割后的晾晒问题。“前段时间,几个代表一起考察了几家设备,有了初步的意向,我看至少要先买3台。”不等魏德东说完,挨着他的几个种粮大户都说没问题。“作为联盟负责人,我掏20万元,其余每人入股5万元,凑够45万元就把设备搬回家,大家举手表决。”魏德东随着手势抬高了嗓门。

近日,山东省临邑县德平镇富民合作社的理事长魏德东正在院子里和镇上的十几个种粮大户开“同盟会”,会议的主题是商量再过几天大伙儿的玉米收割后的晾晒问题。“前段时间,几个代表一起考察了几家设备,有了初步的意向,我看至少要先买3台。”不等魏德东说完,挨着他的几个种粮大户都说没问题。“作为联盟负责人,我掏20万元,其余每人入股5万元,凑够45万元就把设备搬回家,大家举手表决。”魏德东随着手势抬高了嗓门。

近日,山东省临邑县德平镇富民合作社的理事长魏德东正在院子里和镇上的十几个种粮大户开“同盟会”,会议的主题是商量再过几天大伙儿的玉米收割后的晾晒问题。“前段时间,几个代表一起考察了几家设备,有了初步的意向,我看至少要先买3台。”不等魏德东说完,挨着他的几个种粮大户都说没问题。“作为联盟负责人,我掏20万元,其余每人入股5万元,凑够45万元就把设备搬回家,大家举手表决。”魏德东随着手势抬高了嗓门。

“成立种粮大户联盟,目的是降低生产成本,提高种植效益。”魏德东说,去年秋收一结束,自己算了一下账,发现农机设备投入资金压力太大,一人短时间内承受不起。经过走访,发现大家的问题都一样,他提议大家联合起来,抱团发展,想法得到了大家的认可,当年就成立了种粮大户联盟。“现在是再大的粮食订单我们也敢接,农资采购直接跟厂家谈价格,我这3000亩地每年多赚80多万元。”魏德东说,“众人拾柴火焰高。”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