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秋季节。

7月22日,在阿左旗同舟农民专业合作社位于锡林高勒的黄芪大田里,枝叶嫩绿的黄芪长势喜人,合作社负责人潘多栋正在为黄芪除草,同时还估摸着它们的高度。“近年来,中草药种植的效益高于普通农作物,越来越多的农民已认可这一点。”潘多栋也是我盟规模化种植中草药的创业者,他告诉记者,今年,合作社种植黄芪、黄芩和大黄三种中草药共120亩,阿左旗涌现出更多种植户,种植中草药近千亩,这一特色产业的发展呈现出强劲势头。

甘肃省陇南市武都区龙凤山。

2009年,经营中药材生意十几年的潘多栋与巴彦浩特地区的6户农民成立同舟农民专业合作社,开始了他们研究种植中药材的艰辛历程。“据我所知,我盟有野生中药材近200种,但是近些年很多中药材已濒临灭绝,因此让我萌生了研究人工种植中药材的想法。”潘多栋说,既然有想法就要用实际行动去检验和实现,于是他找到阿左旗科技、农牧部门咨询并寻求帮助,很快他成立合作社承包50多亩土地,率先在阿左旗开始了中草药种植的研究。

野菊花满山金黄,山梁上看见一架风力发电机正在旋转,我们一直往那里去,想看个究竟。

太阳2,创业之初,总是有很多始料不及的风险,包括资金、技术方面遇到的问题等,但是潘多栋和伙伴们既然选择了中草药种植就不会半路退缩。2012年,合作社在通古勒格淖尔承包了沙漠边缘48亩地种植板蓝根,并指导当地农民小范围种植,结果小苗出来不久,就被一场大风刮得一无所有,当年种植以失败告终,损失17万元。“幸好那年在盟就业局的帮助下,我们获得了8万元的贴息贷款,并重振信心继续研究种植板蓝根、黄芪等中草药,因为这几种药材都是节水作物,一个月浇一次水就行,适合我们这儿的自然环境和气候条件。”潘多栋说,2013年,他们精心种植了11亩地的板蓝根,恰逢那一年我国很多地区出现禽流感疫情时,板蓝根在各大药店热销,有的地方甚至一度脱销,年底合作社将采挖的板蓝根卖给广西的药材商,一公斤20多元,而且品质较其他地区要好,得到了药材商的认可。

秋风清爽,松涛阵阵,李天成正和他的中药材专业合作社成员采挖丹参、党参、当归、黄芪,山野里,枝叶嫩绿的中草药长势喜人,李田成说:“我的这些药材主要销售给北京的同仁堂,一年努力完成订购合同。”李田成是武都区汉王镇大坪山人,以前在前坝牧场种植中药材。

如今,黄芪、黄芩、大黄、板蓝根等中药材,在同舟农民专业合作社试种成功,种植技术不断推广。创业过程中,潘多栋勤奋好钻研,经常和合作社的技术员到外地学习种植经验,考察药材市场,逐渐掌握了中草药种植、营销方面的一些真本领,阿左旗科技局还聘请他为科技特派员,为当地农牧民提供中草药种植技术服务。

太阳2 11公斤20多元,因为品质较其他地区好,得到了药材商的认可,陆续签订了订购合同。

“我从事中草药研究种植的目的,就是为了带领当地农牧民致富,发展阿拉善的特色产业。”潘多栋告诉记者,阿拉善光照条件好、土壤没有污染,种植出来的中草药有着独特的品质,在研发更多人工种植中草药种类的同时,也应该打造自己的品牌。目前,同舟农民专业合作社以土地流转形式拥有土地460亩,这几年加入的农民有36户,解决农牧区劳动力就业500余人次。“我就是想在调整农业产业结构中发展特色产业,有效利用土地资源,把闲散劳动力利用起来,把机械化粗放经营转为精耕细作,增加农民种地的经济效益。”潘多栋算了一笔账,现在农民机械种100亩玉米、葵花等作物,一年下来,一亩地纯收入不会上千元,而中草药一亩地总产量在300~400公斤,每公斤卖15元左右,除去生产资料和劳动力成本2200元左右,纯收入最低也在2000元。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